嘉善博客
绿窗幽梦的BLOG
我的博客我做主
个人首页管理博客
个人资料
绿窗幽梦
博主:绿窗幽梦 [MM]
称谓:同进士出身(5级)
注册:2008/9/30 17:41:40
[加为好友] [友情链接]
文章分类
·所有文章
·随笔(0)
·散文(6)
·诗歌(12)
·小说(9)
·文摘(0)
·书评(2)
我的相册
相册
上一张下一张
最新消息
最新留言
[匿名]dashu
喜欢你的博客www.liwenxiu.com

[匿名]李文秀
很想送你一张画

[匿名]小红郎
无语凝噎!

我所在的正是台资公司。

这个清晨,我无意间闯入了你的空间,直到现在,一个多小时的逗留,呵呵,很喜欢你写的文字,带给我很多美和伤感呢

端午节快乐哦!ICO
统计信息
日志:29篇
照片:15张
留言:56条
访问:3644人次
RSS2.0
我的文章

夜是那样的静谧,静得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,雨莲从图书馆出来,环抱着三本张爱玲的文集,走在寂静的廊棚上,只听到高跟鞋的回响声。莲回想着与晨仪的每一个拥抱,每一个吻,想起了为晨仪写下的诗

 

有谁记得葡萄架下的轻言

我用素手

将麻花辫轻捻

你的轻吻 如雨 

和着我潮湿的双眸

走进 一场风花雪月

回眸间

你伸出粗壮的枝桠

为我披上紫色的 衣裳

 一曲如水的萧声

醉了千年的月色

我把心 寄给了远方

那首诗是为了纪念与晨仪的那段最青涩的感情。晨仪说,他一直梦见雨莲踏着莲步撑着油纸伞从雨巷里款款地向他走来,莲眸子里散发的万种柔情将他迷醉。莲的嘴角挂着淡淡地浅笑。

正当她入神时,突然窜出三个小痦皮,哼着调子叫着:“小美人,”

莲惊惶失措地抱着书退到了墙壁上,三个流氓向他慢慢地逼进,抚弄着莲的头发,莲手中的书抖落到了地上。

正在此时,听到了一凡的叫声:你们这群臭流氓给我滚开,一凡狠狠地将其中的二个人推开,那三个人对着一凡开始拳打脚踢起来,往他背上脚上乱打,其中一人抓起了一凡的衣领,用拳头狠狠地打在了一凡的鼻子上面,一行殷红的鲜血从他的鼻子底下流出。只听到一凡的惨叫声,划破了夜的长空。

莲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,其中的一人把莲狠狠地推开,莲站不住脚跟,后脑撞在了廊柱上,莲眼冒金花,从廊柱上跌落到地上,一凡嚎叫着,

嘴里骂着畜生,用拳头向他们挥去,却站不住脚跟,摔了下去,三人怕出人命,开脚就溜。

一凡已被打得站不起来,一路向莲爬去,昏暗的路灯开始呜咽,远处不知谁在弹唱二胡《睡莲》,充满着凄凉和悲怆,一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,爬过的青石上都留着长长的血迹,那段短暂的路程对于一凡来说,是那么的遥远和痛苦,一凡把想莲拥在怀里,那么一起走向奈何桥,到了阴间也要照顾她,不让她孤单害怕。

一凡努力地向莲爬去,每一步路都像站在针尖上,如万锥钻心地疼痛。莲躺在地上,月光照在她的脸上,是那样的安详,像一个熟睡的孩子,就在一凡快要抓到莲的手时,一凡再也支撑不下去了,微弱的声音从一凡的嘴里吐出二个字:雨…莲…

 
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小说)┆发表于 2010/1/16 13:42:51

多少泪,断脸复横颐。心事莫将和泪说,凤笙休向泪时吹;肠断更无疑!

—题记李煜《望江南》

 

莲醒来时,发现一凡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,一凡发现莲睁开了眼,他焦急地抓住她的手,对莲说:是他看到莲晕倒在地,将她送回家的,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

莲含着泪将实情和盘托出,也说了她现在举棋不定,看到莲痛苦的样子,一凡感到一阵揪心的痛。如果说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位公主,那么那位公主就是莲。

 

莲是他的邻家小妹,一凡比莲大三岁,小时候两人一起趴在地上打弹子,坐在河边用竹竿一起钓鱼,在沟里面一起翻泥鳅,童年的记忆像小孩手中的油画棒—色彩缤纷的。看着莲一点点的长大,出落得像朵水芙蓉,读中学时,每天都看到她的马尾扫过他的窗前,莲每次看到一凡,总是巧笑倩兮地挥挥手叫着:一凡哥。可随着年龄的增加,两人却越加地生疏,也许是为了避嫌。

 

莲在接下的日子里卧病不起,此时晨仪出差在千里之外,一凡每天下班后,就急忙赶到莲的身边,买了本幽默大全,每天给莲读几个笑话,每次来时捎上莲最爱吃的东西。莲的身体开始渐渐地康复,莲对一凡说,明天是周日,又是阳光明媚,草长莺飞的日子,很想出去走走。

 

两人无意之中走到了那座桥—那是莲与仪经常来看夕阳的桥,莲的眼里噙着泪水,一凡想问原因,莲把头扭了过去,就在把头扭过去时,莲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

莲看到的是晨仪的妹妹怜,正流着口水,傻乎乎地边走边笑,手里还拿着一根捡来的树枝,一边走一边在空中乱划,正好划在一个女孩的脸上,她身旁的护花使者一把夺过怜手中的树枝,骂她是疯子,拿起树枝向怜打去。莲连忙奔过去,抓住他手中的树枝,抱着怜,向他道歉。莲抱着怜泪水绝堤般的纷涌而下。

 

晨仪的妹妹还她妈肚子里时,有一次与他的父亲吵架,晨仪的妈妈一气之下喝下了半瓶农药,由于无法清除体内残余的农药,生下了一个弱智的女儿——怜,已经是17岁了,怜仍然无法照顾自己,成天蓬着一头散发傻兮兮地笑。

 

望着怜,莲的心中更加矛盾重重,仪的双亲已经年迈,家徒四壁,仪是他全家的希望,但仪现在仍然是一个小职员,无法承担起家庭的重担,只有与若兰结婚,仪才能改变他自身的命运,想到这些,莲的心在慢慢地滴血,心如残阳般地沉沦下去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小说)┆发表于 2010/1/16 13:42:09
上苍喜欢造化弄人,既然是一场曲终人散的悲剧,为何还要按排这场相遇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题记

与仪的相遇具有戏剧化,那是个春光明媚的下午,莲与诗娜结伴而行,蹦蹦跳跳地走在千年古镇朝南埭的走廊上,莲不停地用手抚摸着廊柱,莲看到几个学生在写生,就蹲了下去。

看得正入神时,只听到一片嘈杂声,莲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个男孩向她撞了过来,莲的脸贴在水墨画上,连同这张画一起摔倒在地上,莲的脸也成了一幅抽像的水墨画,莲边哭边不断地擦脸,结果她的脸像个煤炭工人的脸。

撞她的男人就是仪,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,原来是一个学生刚学会骑车,在人群中刹不住车,横冲直撞过来,撞倒了仪,连环因素,把莲也一起撞倒在地。莲用恶狠狠地目光盯着仪,但瞬那被软化了,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,那是个既阳刚又帅气的男孩,仪用手拉着莲,把她扶起来,那是一双柔若无骨胜过少女的手,莲抑制不住内心的激荡,低着头面带羞色的起来,那一低头的温柔胜过水莲花的娇羞。莲记不清她的脸是如何洗干净的?

也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们开始十指相扣地走在街上,坐在桥上看夕阳染霞,那时的夕阳像酒醉的新娘,莲总是喜欢把头靠在仪的肩膀上,莲说:此生非仪不嫁,心儿从此随着仪天南地北的流浪。在月光下的葡萄架下,仪吻着莲说:莲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孩,是上苍派他来,要给莲一生快乐和幸福的人,他会用一生来呵护她。正当他们缠绵得忘了呼吸时,来了个晴天霹雳。

那天仪像住常一样:揽住莲的肩膀,坐在桥上静观小桥流水时,若兰出现了。

若兰是仪的同事,一直暗恋着仪,仪和若兰都是在经侦局工作的,若兰的爸爸是经侦局的局长,若兰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,她的脸色一直苍白无血,受不得半点刺激。当她看到仪抱着莲时,顿觉天昏地暗,倒在仪的面前。

若兰出院后,若兰的爸爸找仪谈话,给了仪很多的承诺,他今生只有一个女儿,知道女儿最爱的人是仪,如果仪与他女儿结婚,仪从此平步青云。仪跟若兰的爸爸说:他爱的人是莲,他无法把这份感情转移到若兰的身上,他不想牺牲自己的感情,来换取利益。若兰的爸爸只好叹气,但他随即想出了另外的一个办法。

他叫若兰去找莲,在茶室里,若兰用哀求的目光望着莲,叫莲放弃仪,她说她会用一生来感激她的,若兰说:如果莲与仪结婚了,那么最终的结局就是她在这个地球上消失,化为一堆黄土,占据10平方米的地方。若兰还说:如果她与仪结婚了,她会一辈子的爱他,而且仪从此不再是在底层工作,不再是个小办事员,那是他奋斗10年都无法取得的成就。

莲记不清是如何离开那家茶室的?莲目光吊滞地往前走,那时天空下起了雨,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,放弃仪,那是肝肠寸断的感觉,与仪结婚,那么若兰肯定心脏病再次爆发,性命担忧.走着走着,莲的眼前一阵发黑,晕倒在路上……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小说)┆发表于 2010/1/16 13:41:25

莲在车上流泪不止,不知道仪这次是否能将她认出,曾经生死相许的两人,变成了如今的境况,莲常常在梦中哭醒,爱人常常过来抱着她,抚摸着她的头,让她躺在他的怀里。

 

莲满腹惆怅中来到医院,在医生的办公室找到了张大夫,张大夫说这是第三次发病了,病人的情况很不好,治疗了三个月一点起色都没有,治愈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

莲跟随着张医生去仪的病房,中间路过几间几人合住的病房,听到里面又是笑又是哭,声音参杂不齐。莲的心一片片地剥落,好不容易走到了仪的病房。

 

只见仪盘膝坐在床上,神情呆滞地望着窗外,嘴里喃喃自语,曾经让莲着迷的双眼,如今变成了一盏枯灯,莲来到他的身旁,他都没有感觉到。张医生说:雨莲你有事叫我,我先走了,就转身回办公室了。

 

莲抚摸着仪的头发和脸,仪像受惊的小鹿赶忙逃走,蜷缩在床角里,惊恐地望着她。莲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,像绝堤般地纷涌而下,莲不停地喊着晨仪,我是莲,我是莲呀……”,可仪不停地摇头,不停地蜷缩,莲把玉块取下来,问仪这是你送我的玉蝉,你还记得吗?

这是你买给我的裙子,你还记得吗?仪不停地摇头,目光流露出无限地惊恐。莲疯了一样,跑上去抱住仪,他曾是那样的爱她,为了她流干了所有的泪,也是因为她,他变成了这个模样。她不停地吻着他的脸,他的眼,他的鼻,他的唇,他惊惶失措下哭着用力一推,把莲推到了地上,仪逃命一样的向门奔去。

 

护士小李正好过来,看到病房里一片哭声,急忙喊来了其它护士和医生,五个人把仪强压在床上,打入了镇定剂,仪才平静下来。

 

莲捂住了自己的嘴,不停地痛哭,张大夫把她拉了出去。通道上一阵冷风吹来,吹开了所有的往事……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小说)┆发表于 2010/1/16 13:40:37

莲在新概念的浴桶内洒了一些玫瑰精油,和一些玫瑰花辨,让玫瑰的芬芳渗透到每一寸肌肤,散发出特殊的体香,晨仪是最喜欢这种体香的,记得晨仪总喜欢将她从浴桶中抱出,走向卧室,

 

晨仪温润的唇开始在莲光滑的肌肤上游离,从上而下,唤醒莲沉睡的身子,晨仪说莲的身体就像一颗熟透了的葡萄,深深地吸引着男人,从她的耳际开始,顺着下滑,她的颈,她高耸的双乳,晨仪喜欢吻她双乳之间的那颗痣,小巧而精致,每次滑到她的肚脐时,莲总会抑制不住自己,那是最敏感的部位,身体开始激荡不已。莲纤小的手在晨仪身上游离,抚摸他胸肌和他的胸毛,慢慢地下滑着。

 

晨仪时而像一头疯狂的狮子,狂风骤雨般,时而又像一头绵羊,温柔而细致。几经缠绵后,晨仪总喜欢把头置在莲的双乳间,紧紧抱着莲苗条而又丰满的胴体。

 

雨莲开始坐在梳妆台前,拿出好久未用的化妆品,开始对着镜子画眉,记得以前,总是晨仪为她画眉的,因为雨莲所画的眉永远是一根高一根低,一根粗一根细的,晨仪说:他愿与莲举案齐眉,为她一生画眉。

 

莲洒了一点雅顿的绿茶香水,擦在耳际,晨喜欢吻莲的耳朵,喜欢莲耳际发出的那淡淡的清香味,这次晨仪最喜欢的香水,清淡幽雅。

 

莲的手顺着下滑,触摸到了脖子上面的那个玉块,这是晨仪送给莲的爱情信物,玲珑剔透的吉祥物,玉是异性之间赠送的最好的信物,最能表达互相之间的情感,紧贴着肌肤,日夜相随,永不相忘。

 

莲穿上了那条洁白的连衣裙,正是这条裙,在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,征服了晨仪,成了花前月下的开始。

 

六岁的牙牙从背面抱过来说:“妈咪你今天好漂亮”,莲怔了一下,,记得每次莲站着阳台上看如水的月光时,晨仪总是从背后环抱着她,总是喃喃地说:“莲不要离开我”,莲总是转过身来,捏着晨仪的鼻子说:“傻瓜,你就是我的一切,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!”

 

 

“妈咪,我怎么还不走”,莲征了一下,是呀,该出发了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小说)┆发表于 2010/1/16 13:39:11

我用双手合十的姿势

坐在蒲团上

祈求你

身体安康  快乐如常

邀你聆听一曲

樱花恋曲

细诉梦的

山高水长

 

摊开我纤巧的手掌

发现每条掌纹

都是通向你的方向

于是

驾一艘小船

驶向你的心海

载上我所有的漫画

都是关于你的想像

纷飞在启程的路上

查看原文┆评论(4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2:02:09

忍着病痛

为你临摹一幅画

寄出的 怨言

在空中飘荡

这份情感

包含多少的内敛

如水的月光

却沧桑了 我的红颜

 

含泪

为你写下一首诗

粉饰

这个苍白的 季节

能否借你宽厚的手掌

温暖秋的悲凉

 

执泪

为你跳一支舞

舞尽我所有的牵念

试问      能否听懂

我玲珑的心事

如紫藤般地疯长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2:01:24

有谁记得

  葡萄架下的 轻言

我用素手

  将麻花辫轻捻

你的轻吻 如雨 

  和着我潮湿的双眸

走进 一场风花雪月

 

回眸间

  你伸出粗壮的枝桠

为我披上紫色的 衣裳

  一曲如水的萧声

醉了千年的月色

  我把心 寄给了远方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9 14:03:22

在秋末初冬的巷口

我化作一支寒兰

在你寂寞的窗台

以最美的姿势

为你绽放

 

用尽毕生的力量

散尽我所有的清香

拭去你眼角的 沧桑

 

伸展我迷人的身姿

以微笑的姿态

日夜将你凝望

一首恋曲

诉说着地久天长

2008年11月
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9 14:03:45

为你

穿过荒芜的心田

在寂寥的夜晚

洒下一泉

永不干涸的 清泪

日夜将你凝望

为你

蒙受风尘的侵袭

心中的绿洲

是我对你执著的

信念

因你

我如月的眼神

穿越凡尘

奏响

悠长的 乐章

将你生生世世

挂牵

 

2006-10-14 15:57:27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1:52:56

自见到你的一瞬

思念便节节疯长

探出枝头

辩认 你怅然离去的方向



对你的爱慕

已化为繁茂的枝叶

那里面

寄存着

心底全部的依恋

当岁月渐渐苍老

你我的容颜

我依然保存

最秀丽 最挺拨的

姿势

与你 携手夕阳

 

2006-10-14 13:21:44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1:52:05

经过数年的轮回

在岁末年初

一个箫声如水的夜晚

我踏雪而来

在你寂寞的窗口

含泪 为你绽放


用清丽淡雅的妆容

洗去你眸子里的沧桑

袭一身的清香

拂去你辗转的疲惫

当繁华落尽

你相思的唇边

留有我的暗香

坐在感情的自由地里

将你我的梦

低吟浅唱

2006-10-18 18:20:36

 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1:51:20

与清月一起散步

你宽厚的手掌

温暖不了秋的悲凉

记忆  是散落的珠儿

无重拾起



曾经的谁是谁非

如同你幽怨的眼神

缠绵了几个世纪

你的手 如同往事

无从再牵起

再回首

你是我  最熟悉的陌生人

2005-08-22 12:07:41
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1:46:29

你可曾记得
我曾说过 总有一天
我会化作一只春燕
在撩人的季节里
以最美的姿态
意外地坠落在
你的身旁
抖落千百张漫画
都是关于你的想象

以最美的舞姿
邀你跳一支探戈
以最美的歌喉
为你唱一支晨曲 斜剪细雨

用最温柔的目光
夜夜注视着你
只为你的
一个笑容一声赞许

2006-03-14 12:50:02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诗歌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1:45:28

一捧起余华的《兄弟》上部,就令我爱不释手,越看越精彩,以至看到夜阑人静,将它一口气读完,这样的情景,如同几年前看林语堂的《京华烟云》一样。书中爱的温暖和社会的残酷贯穿着全文,令人感慨不已,看到触情之处,不禁落泪。

全文讲述的是:在刘镇,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的李光头和宋钢两兄弟。由于李兰和正义善良化身的宋凡平的结合而走到了一起,之后又被分开的故事。

社会的残酷表现在:在文革时候,李兰去上海看病期间,宋凡平被扣上了地主的儿子的帽子。被人戴了高帽,最后因被李光头的无意中揭发宋凡平的那句话:地主就是地上的_。被人扣押在形是仓库实是监狱的地方,被人严刑殴打,宋的左手被打得脱臼,整个左手都浮肿起来,不得医治。后来为了信守接李兰出院的承诺而逃出来。在汽车站被那些所谓的“革命分子”打得小腹和浑身上下都出血,最后被他们用断裂的木棍插入身体而致死。看到这几页,令我泪流满面。人性的扭曲,时代的残酷,令人发指,令人心情无法平静。而宋凡平死后,李兰买不起一个好棺材,只能买得起一个最小的薄棺材。无法放入高大魁梧的宋凡平,只能忍痛将他的小腿截断。而另一个人在囚禁期间,也被他们折磨不堪,被迫肛门吸烟,儿子死后,他的妻子疯了,在刘镇上裸奔。最后,他受不了折磨,用钉子敲进脑门而自杀。

而爱的温暖表现在:当李光头的父亲因偷看女人的屁股被掉进了粪坑里,成了刘镇的一大丑闻,李兰遭到了羞辱,她成为一个卑微的女人,从此低着头走路。是宋凡平挺身而出,将满身是粪便的李光头的父亲背回家,然后帮他冲洗干净。后来宋凡平的妻子因病逝去。他们走到了一起。如果说李兰的前夫带给她的是恨与耻辱的话,那宋凡平带给她的则是爱与尊严。从此让她抬起头走路。从此宋将所有的爱给予了李兰与两小孩子。

李兰去上海看病,宋凡平被关的期间,九岁的宋钢,开始煮饭烧菜给弟弟李光头吃。他们买不起荤菜,去河里捉了小虾,在锅里油炸了一下,买了二两黄酒,给宋凡平送去,虽然宋凡平没吃到,被几个看守的抢光了。但宋凡平还是感动得流泪。

宋在囚禁期间,为了让李兰在上海安心养病。忍着巨痛给李兰写信,说他过得很好,最后为了信守承诺:答应接李兰出院。趁看守解手的时里逃了出来,最后在汽车站被乱棍打死。而李兰对他的感情也成了一段佳话,无法用尺寸度量。

李兰在汽车站将所有染有宋凡平血块的泥土都一一捡起,最后两兄弟遵照她的遗愿,死后将那些带血的泥土洒在她的身上。

为了他,七年未洗发。最后她得了尿毒症,医生叫她洗去酸臭的头发再来医治。当她从浴室里出来后,看到的是满头的白发。

当她知道一进医院就出不来了,她进医院前就把儿子以后的生活全部安排妥当,住院后,叫来了宋凡平逝去后由爷爷抚养的宋钢,在宋钢身上李兰找到了宋凡平的影子,那份正直与善良。这也是令她最欣慰的东西。李兰对宋钢说:等她死后,要好好地照顾李光头,李光头让她最放心不下:在李光头十四岁那年,也犯了与父亲一样的毛病。年仅十六岁的宋钢抹着眼泪说:“妈妈,您放心,只剩下最后一碗饭,我留给李光头吃,只剩下最后一件衣服,我留着李光头穿。”

在全文,虽然社会很残酷。但爱的温暖在处处如金子般的闪光。相差一岁的两兄弟相依为命,相互照料,相互关心的情景为人动容。特别是当他们分开后,宋钢从乡下拿了五粒大白兔奶糖。来到了李光头的窗外,当时李兰为了怕李光头这个混世魔王到处惹事生非,把窗户都钉了起来。宋钢隔着窗户让李光头闻一下奶糖的味道,宋钢饿了,李光头让宋钢留给他一粒就行了,其它的叫他吃掉,但宋钢未吃,只在外面吃口水。

余华用最朴实的言语,诠释了爱的涵义,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爱温暖了冰冷的心。让人感受到爱在人间。

2006-03-17 11:03:24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书评)┆发表于 2009/8/11 21:44:25
给我留言
您的称呼: 您还未登录 悄悄话 [插入表情符号]
验证码:
播放器